REVIEWS

back
舞蹈

Fairy Tales

觀眾大心
11110
平均心等
1110.50
查看演出內容

王昱程

2017/09/03 20:00

點閱率:495

11110

從螢幕成癮與Narcissus情節所共通的肢體語言,艸雨田抓住了童話故事與現代生活相互扣連的可能,從演前提醒觀眾將手機關閉,但席間卻有幾盞大亮的手機螢幕照亮幾張臉,演員的進場輕巧地將觀眾捲入隱形的童話場景。起先六位演員以歌隊的姿態講起故事,公主與工匠的腳色逐一被歌隊群體推進故事當中,美麗公主一穿上華服,所有人便爭先恐後地上前要一親芳澤,當她看到鏡子便入魔地凝視鏡像。而飾演醜陋工匠的演員則是先被霸凌一般地在身上填充異物,他的悲劇卻未就此完結,故事焦點轉向他追求公主的路程,四名歌隊和工匠勞動著身體,打造一面全世界最美的鏡子要獻給公主,卻要到工匠剜去臉上的肉,將鏡面鑲滿他臉龐,他終於得到公主永遠的凝望。

歌隊當中的女演員幾次在牆上進行繪本速寫,閱讀畫中故事的當下,我們並不存在於故事場警而是存在於劇場空間,當故事裡的時間飛也似地走過,公主看見鏡(工匠的臉)中自己蒼老的面容,崩潰而死。演員褪回黑衣,群情激昂地自拍起舞,同樣輕巧地將觀眾置入演員手中的螢幕,也許也帶入公主的鏡像裡,裡裡外外,我們幾度穿梭在現場、故事與螢幕/鏡像之間,公主與工匠的身體都存在於我們的生活當中,世界就是在勞動與螢幕當中年華老去。

其它意見:艸雨田是新竹當地舞蹈教育機構所衍生出的團隊,童話故事則為舞蹈教育機構成果展經常搬演的題材,但這次參與臺北藝穗節,能跨出特定的觀眾族群(學生與家長),以童話為題進行集體即興創作,而能不落入故事接龍的圈套,且翻玩觀演關係並緊扣多層次的隱喻結構,成為極具發展潛能的小品;然而身體如何投入演出現場,再拉出一道光譜,也許就是集體即興創作劇場與舞蹈相遇更令人期待的火花。

演出場地:莎妹劇團「自己的排練場」

黎美光

2017/09/03 20:00

點閱率:466

11110.5

艸雨田舞蹈劇場演出「Fairy Tales」,演出的主軸主要以圍繞著女主角以自戀為主的故事調性為發展,描寫為愛情犧牲自我終究造成悲劇。

故事內容有著完整及簡單的敘事調性,演出風格流暢並能掌握表演藝術與觀眾場域性的集體氛圍;加上細膩的配樂,搭配著窗外初秋的滂沱大雨,增添了劇場現場感的另一種感官經驗。

未來會持續期待這個團隊的演出,也期許演員及舞者們在表演藝術當中,關於劇場的當場性與當下性,可以更深入、更揮灑且更到位;在每一個角色與情境的轉化歷程中,釋放「更為內化」後所能夠傳達的自信與功力。

演出場地:莎妹劇團「自己的排練場」

程阿介

2017/09/03 15:30

點閱率:273

11100

舞劇,藉由肢體舞蹈呈現完整故事,舞蹈劇場,以舞蹈為創作基本,搭以現代劇場元素呈現創作者概念的劇場藝術,這個舞蹈表演有完整的敘述性,但卻欠缺舞蹈,故在觀看的過程中,頗為困惑,不知這個團隊為何報名舞蹈節目?

「Fairy Tales」有個完整的故事框架:一個自戀的美麗女子愛上自己在湖邊的倒影,長相醜陋的工匠為了追求少女,將自己的臉鑲上一面鏡子,他終於吸引到少女的注意,但隨著年華老去,少女終無法接受衰敗面容,崩潰、死去,創作者利用簡單的素材,例如紙、布塊、塗鴉,勾勒出童話故事想像力的世界,而為了呼應童話故事的共時性,特別在開頭跟結尾加入現代人自戀式的陷入手機、平板的數位3c焦慮與依賴,低頭滑著手機以及自拍,的確有點像故事裡的湖邊少女,但是資訊依賴與童話故事中的愛慾畸戀,關聯性是什麼?除了攬鏡(手機)自照(拍),我看不出寓言式的引伸,而當舞劇必須靠著滿滿的語言,填補劇情「工匠深深的愛上女孩,他打造了一面精美的鏡子,送給女孩」「女孩卻只看著鏡中的自己…工匠將自己的臉割下,崁入一面鏡子」「女孩卻發現自己逐漸老去」這些關鍵性的情緒、最具張力的段落,卻以旁白式語言敘述,創作者應更相信肢體語彙,而非使用直白語言敘述,削弱作品的想像性,值得稱讚的段落是女孩發現自己老去,扮演女孩的舞者豐富的肢體表現力,時而拉低重心呈現野心勃勃,時而歇斯底里地摀住嘴巴,神色張狂,對比扮演歌隊的黑衣舞者,搭配合宜的燈光、音效,是整段表演的亮點!

演出場地:莎妹劇團「自己的排練場」

馬得

2017/08/26 15:30

點閱率:286

1110.50

進場時鋪陳的預備畫面,是兩位表演者在場上對坐卻埋首於自己的手機屏幕,分置雙面舞台的兩側觀眾,在開演前也正低頭看著一個個發光的小黑盒,與台上形成有趣的呼應。四位表演者運用身體和語言,講述那個為了讓心愛的美女看自己一眼,不惜把鏡子鑲嵌代替自己臉皮的癡情鐵匠的故事,當女子定睛在在子臉上時,眼中所見、心中所戀的只是自己,創作者試圖將鏡子和時下手機的吸睛魅力做個映照,是個有趣的發想,事實上會讓觀者想要更多領受兩者之間的關聯與影射,由於故事線是個簡單的預言童話,創作者採用了戲劇、舞蹈和裝置藝術的元素,如果在震撼觀者的感官方面更大膽(例如聲音表現、與觀眾互動等),其實有潛力繼續發展成為一個更飽滿更瘋狂的作品。

其它意見:1.建議可以挑戰更狂野的觀眾互動,在肢體表現上和觀賞經驗上給人強烈的印象
2.演員的聲音可以多做準備,利用呼吸、人聲和台詞填滿聽覺上比較空白的地方
3.平板電腦的設計很有趣,但黑暗中地上燈條有點炫目,可能要考慮亮的時間少一點
4.鏡子和手機的譬喻邏輯線在其實還很薄弱

演出場地:莎妹劇團「自己的排練場」

貧窮男

2017/08/26 15:30

點閱率:492

11000

取莎妹排練室的中間為舞台,觀眾坐在兩側,進場前兩位表演者已在台上,面對面坐著,ㄧ個在玩手遊,ㄧ個對望。

節目開始時台下許多表演者一擁而上,在舞台上以不同步伐前進呈現著人生百態,離不開的手機平板或是自拍,我不喜歡表演者以空氣表演的方式來傳達意念,假裝在做一件事情的動作,卻因為沒有真實物件而心虛,或是因為這是舞蹈節目而非戲劇節目,動作越發簡化快速,空中亂比劃了半天卻無法呈現動作的企圖。

自拍結束後就轉進很久很久以前的童話橋段,轉折的當下有些突然,童話結束之後又回到開始的PRESET,有些牽強而無連貫。童話的推進結構是講一動演一動,演得不知所以的部分,還會有口白加強說明。童話中主要兩個人物,ㄧ個是全世界最美的女孩,卻極度自戀,ㄧ個全世界最醜的工匠,卻有一雙巧手藝。有趣的反而是其他不是角色的表演者,推動著劇情的發展。

搭配著現場的繪畫,手電筒照明的水波光影,加上發人省思的童話故事,整個演出唯一缺乏的部分剛好是舞蹈,這齣其實應該要報名戲劇類。以為包羅了萬象,其實是面面俱缺,以為跨越了界線,卻鬆散四散。

演出場地:莎妹劇團「自己的排練場」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