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back
戲劇

與西西玩遊戲

觀眾大心
11110
平均心等
11111
查看演出內容

林俊億

2017/08/27 16:00

點閱率:548

11111

感謝<與西西玩遊戲>帶來一場這麼特別的演出體驗。這是一部編劇、演員與自己內心小孩、童年回憶的深層溝通,透過劇中一起遊戲及聲音、、光影、物件轉換,在劇場內形成一種很特別的溝通方式,模糊了觀眾跟演員間那條界線,會讓人感覺西西也是你/妳心中那個小孩。

劇中一幕法師淨化心靈,西西一個人躺在中間,我們圍繞著她,她在布上哭泣,眼淚從臉龐滑落,我看了很不忍心因為覺得西西是我的好朋友,但我又不敢幫她擦眼淚,所以我把法師給我的糖輕輕放在西西手上,希望她吃了這顆糖以後不要難過哭泣。在那一眼瞬間西西從演員這角色好像出戲了一下下,她把糖果又傳給我並用眼神暗示我應該拿著它,而我好像太過入戲覺得西西真的很難過,我應該把這顆能夠快樂的糖交給她...。

那一瞬間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美好的劇場交流,彼此透過劇場架構,讓演員跟觀眾之間的界線互換了一瞬間。

當我把糖果拿回來的當下,手心裡好像多了一點點不同的重量,這就是<與西西玩遊戲>最最迷人之處。

演出場地:穆勒藝文

于善祿

2017/08/26 15:00

點閱率:394

11110.5

這是該團第二次參與臺北藝穗節的演出,上次(2015)是在思劇場的《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而這次是在穆勒藝文空間的《與西西玩遊戲》,兩個演出都從西西的文學作品出發,上次是以劇場敘事的調度再現西西的小說故事,這次則是以西西文學世界的符號及意象,如「跳格子」(據西西自己的說法,「西」就像是穿裙子的女孩雙腳站在地上畫的四方格中,所以「西西」就是跳格子遊戲)、場中央舖的一塊深色布毯(取自西西長篇小說名《飛氈》)、牆面大鏡上用白色油蠟筆所寫畫的一些香港地名(像土瓜灣)、西西小說書名(像《美麗大廈》)或具有童真風格的塗鴉等,作為互動劇場的文學裝置或道具。

就算是對西西作品不熟的觀眾,應該也不至於影響到對於這個互動演出的劇場體驗,既然名為「與西西玩遊戲」,在演出活動中,自然安排了許多觀眾需要參與的環節,像是穿衣、換衣、牽手、一二三木頭人、圓圈踩踢、吃「大師開光」牛奶糖、躺平閉目聆聽等,甚至最後也邀請觀眾上去鏡子前,寫下或畫下這次體驗的感想,圖文不拘。

除了許多的活動設計之外,在結構上,主要透過三層敘事框架,一是《西西詩集》的讀者(吳景隆飾,他同時也是這個文本的聯合創作者之一,觀眾最開始就是在他的說明及帶引之下,進入西西的文學世界的,或者可以說是進入他所理解與想像的西西文學世界;二是西西作品中的某位女孩形象(黃雪燁飾),她似乎被寫就的文本錨定了,想望自由;三是讀者所想像出來的女孩「趙鷺燕」(趙鷺燕飾),她不僅是女孩的自由欲望,也是想像玩伴,同時也是自由來去各個敘事層之間的架聯者,主要也是她和觀眾在玩遊戲。觀眾在這些遊戲、敘事層次中流轉,聽著平易近人的語言,體會西西的文字感與一點點香港舊時舊城的感懷,遙想六、七零年代的香港風情。

觀賞的這一場,觀眾不多,約莫十位,不過和演員的互動情況還不錯,吳景隆對自己的港式國語的自我解嘲,趙鷺燕帶點調皮的平穩敘說,黃雪燁的女孩裝扮青春活潑中有一絲絲慨嘆逝世香港的落寞,再加上簡潔的場景設計與靈活的空間調度,我今年的藝穗節由此開始,像是品嚐一道清粥小菜,清爽可口,心情輕鬆,沒甚負擔,想去把西西的作品找來閱讀。

演出場地:穆勒藝文

姜富琴

2017/08/26 15:00

點閱率:381

11110.5

參與式劇場的演出,到底如何寫心得?這困難對我來說,跟追劇覺得很好看想介紹給朋友看但卻不能劇透一樣。呃,會發生什麼不詳敘,只說些撞擊自己的事。吸引我進場的是「西西」,但打動我的方式是遊戲。

男演員自我介紹完,拉開黑幕,引導觀眾進入。女演員伸手說:「很暗,牽著我的手。我帶你走」。一旦握住手,親密感立刻得以建立,像朋友挑燈夜話,很多字句說出來像吐露心底秘密,人與人之間顯得貼近溫馨。當週圍空間暗下來,光圈照亮某些設計好的畫面,卻沒有拿走全部的控制權。於是觀眾有了在黑暗中既單獨又合眾的,你可以決定隱身丶或奔跑出線。當然在導演的設計下,觀看的人也會在演員的邀請下,參與進去成為畫面中比較核心的一部份。

整個房間的人都在玩一二三木頭人的時候,我晚了好幾拍才發覺,腿傷讓我無法大步往前。到了跳格子這項動作(香港叫「跳飛機」?「西西」就像女孩穿短裙跳格子),單腳丶雙腳丶單腳,獨腳撐不住我的身體,腳很痛,但不能停下不玩,後面的人會撞上來,陷入困境-肉體不堪使用,要能歡欣嬉戲很需要超脫的意志力。肉身的侷限感,延續到後來,被一句「肉身會毀滅,精神可以昇華(永恒?) ⋯⋯ 」(憑觀後記憶寫下,與實際句子有出入)衝擊心臟腦袋,連同眼眶微微發熱,以致於接下來「哀悼乳房」的意象出現時,平倒於地的女子怎麼表現出痛苦,都顯得過於「表演」,無法信服。沒有讀過那本厚冊的人,怕也難於在短短描敘內理解那濃重的黑暗。不過口含奶味濃郁的牛奶糖聽著那些病中心情,奶與乳的連結不知是不是編導故意?既覺口味甜蜜,又覺得聯想兩者太過俏皮而帶有罪惡感。

這是一段由遊戲領路的旅程,過路的風景是作家西西的文字丶劇場意象,在空間裡遠近響起的廣播丶飛機劃破天空忽近忽遠丶鏡牆上的土瓜灣眾生相丶美麗大廈裡探頭而出的居民丶危險刺激的啟德機場⋯⋯一幕幕經過⋯⋯。當參與者像個投入遊戲當中,不小心(其實是編導們故意)遊戲者就撞進各層次的人生況味。

燈光設計轉換流暢,明昏暗黑控制得宜,有時急速奪獲目光丶有時昏黑留給想像丶再有時將視覺指向某一特定方向,配合片段進行恰到好處。也可得見導演對於劇場內各元素的組合有其熟稔之處;空間與身體,喜悲與聚散,閃電流雲之間,從地下室回返咖啡館,可能無法明確定義剛經歷的過程為何,卻帶走些莫名心緒。嗯,剛好用來重新接近西西的書。

演出場地:穆勒藝文

go top